神。

【欺诈组】今天的克利切依旧是个直男吗

夜将泯:

食用说明:


•沙雕走心向甜文,正文4k瑟维视角番外1k5已完结,可放心食用


•cp欺诈 园医 请自行避雷


•本篇热度过500 开欺诈组车


•请开始吃这个沙雕甜饼吧!


【同系列 】


【冲撞组】威廉先生觉得命运掐住了自己的喉咙


 


如果是你的话,


那当然可以。


1 今天的克利切被秀恩爱了吗


慈善家最近很倒霉。


众所周知克利切最喜欢在庄园里面乱晃,企图找到一些自己喜欢的小玩意或者是偶遇到自己最喜欢的园丁小姐。


当然出于某些不可言说的剧本原因,克利切不仅找不到自己喜欢的小玩意,更遇不到自己最喜欢的园丁小姐,倒是另外一个他很看不惯的男人会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不管是在饭厅,还是在艾玛常常出没的后花园,还是在走廊,还是在澡堂……克利切总是可以敏锐地捕捉到前锋先生那个粗鲁的运动员的身影!


然而最让克利切头疼的是前锋的出现往往意味着他会看到另外一个家伙——那个无数次把他腿打断的家伙——那个黑白头发的花椰菜!


克利切眉头一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克利切身为一名慈善家,拥有着与生俱来的敏锐直觉。在他第一次撞见这两个猛♂男呆在一起进行哲学而友好的交流的时候,他就嗅到了那种和基佬杰克身上一模一样的——


恋爱的酸臭味!


单身的直男克利切先生在又一次路过威廉先生与裘克先生的激情对撞的时候痛苦的闭上了自己已经瞎了一边马上另外一边也要瞎掉的眼睛。


“为什么克利切的身边会有……这么多基佬啊啊啊啊啊!放过克利切吧!”


但是,克利切是个直男。


他决定自己要做这偌大庄园里的一股清流,锲而不舍的坚持下去!


绝对绝对,


不会被gay的!


2 今天的克利切又被拒绝了吗


思前想后,克利切觉得,要在这充满哲♂学的庄园中不被人传染,坚定又执着地坚守本心,他要首先摆脱现在单身直男的悲惨境地,成功脱单,成为一名——


有对象的直男!


所以克利切又一次开始了自己对园丁小姐锲而不舍的攻势。


“艾玛小姐,克利切可以邀请你一起去吃饭吗,听说……”


“不了谢谢。”


“艾玛小姐,后花园的花开的很是灿烂,不知克利切能否……”


“不了谢谢。”


“艾玛小姐,听说……”


“mdzz,”在一旁听了很久的艾米莉•黛儿终于忍不住了,她吧唧亲了一口正和她十指紧扣的艾玛小姐,然后语重心长地对克利切说道,“抱歉,她有对象了。”


克利切当即觉得晴天一声霹雳,五雷轰顶的感觉让他无法动弹。


Σ(っ °Д °;)っ


克利切不相信,克利切相信这个庄园里既然存在着他这样勇于追求真爱的直男那么也一定存在着将和他一起幸福生活的少女!


可是为什么呢,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克利切决定去问问瑟维先生。


3 今天的克利切偶遇瑟维了吗


瑟维是一个很睿智的人,克利切在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知道了。


那个时候的魔术师刚入庄园,浑身上下都透露着新手的一股青涩劲,最开始所有的规则都是克利切手把手交给他的——当然,克利切十分享受这个小新手看着他的崇拜目光。


瑟维的技能是强大与危险并存的赌博,他随时都有可能倒下,甚至比那些羸弱或上等人倒下的快的多。从狂欢之椅上救下瑟维需要的时间又很长,长极了,每次对他进行救援都是把自己的生命放在天平上的赌博。


但是没有一局游戏克利切放弃过他。


一次又一次的骗刀,救人,站在他背后为他抗刀,因为克利切想,那可是他带出来的人,不保护他可不是一名慈善家应该做的事情。


但是是什么时候开始,瑟维不再需要他的帮助,而变成瑟维保护他了呢?


克利切喜欢皮,很多时候把监管者气的团团转,可是更多的时候皮断了腿被绑在椅子上才是他的常态。


可是克利切一点也不担心。


他知道瑟维会来救他。


那个男人聪明的很,在他不知不觉中就成长起来了。而在变得强大之后,他也不声不响就接下了保护克利切的重任。


在游戏中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之后,日常生活中他们也理所当然的熟悉了起来。


克利切觉得他和瑟维实在是很有缘。虽然他最喜欢在庄园里面乱晃,企图找到一些自己喜欢的小玩意或者是偶遇到自己最喜欢的园丁小姐。


可是不管是在饭厅,还是在艾玛常常出没的后花园,还是在走廊,还是在澡堂……克利切总是可以偶遇瑟维先生!


随着日子的推移,克利切真是越来越喜欢瑟维了。瑟维什么都会,而且特别聪明,虽然在有一次克利切向瑟维发牢骚的时候瑟维突然说克利切也是基佬并且亲了克利切一口,可是克利切完全不在意的!


因为瑟维是克利切最好的朋友嘛!


4 今天的克利切给瑟维发卡了吗?


“瑟维瑟维,克利切问你一个问题……”慈善家大老远发现了魔术师缓慢踱步的身影,急冲冲地跑了过去。


“克利切啊……怎么了?”克利切一个没收住步伐狠狠撞到了瑟维的怀里,瑟维退后两步撑住了他的肩膀,轻咳两声有些尴尬的问道。


“瑟维以前是不是很受女孩子欢迎呀!”克利切倒是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问道,眼睛亮闪闪的。


“怎么了,突然问这个问题,”瑟维拉着克利切的手腕走到阴凉处,“大热天别在太阳底下站着,会中暑。”


克利切啪叽一下原地坐下了:“克利切每天都在邀请艾玛小姐去约会,可是艾玛小姐一直拒绝克利切……所以克利切想知道要怎样才可以让女孩子喜欢克利切!”


“让女孩子喜欢克利切吗?”魔术师歪头想了一下,“我觉得克利切什么都不用改变啊,你本来就很讨人喜欢。”


“可是艾玛小姐不喜欢克利切……要怎么办呢?”


“你可以试试送她花?女孩子,特别是园丁,一定是喜欢花的。”魔术师想了想说说,“或者我教你变几个小魔术?”


克利切眨巴眨巴眼睛。


“也许是克利切穿的不够正式?或者你可以试试看我的西装,说不定穿好看点艾玛小姐就会喜欢你了?”魔术师很认真的出着主意,“或者说不成功则成仁,你可以和艾玛小姐说清楚,这是你最后一次向她表白。尽自己最大的一次努力,如果艾玛小姐还是拒绝你的话,也许她就是真的不喜欢你了,你也没必要再纠缠下去了,对吧?”


克利切眨巴眨巴眼睛。


克利切蹦了起来。


克利切一把搂住了瑟维的脖子。


“谢谢瑟维!你真的是克利切最好的朋友!”


5 今天的瑟维不着痕迹地撩克利切了吗


“瑟维的衣服……有点大。”克利切有些沮丧的扯了扯搭在自己身上松松垮垮的外套,以及自己系的乱七八糟的领带,“克利切还是不适合这种衣服,还是脱掉吧……”说着他就要扯掉自己身上那件黑色的外套。


“不会,很好看……”瑟维的手从他背后环了过去,轻柔的摁住了克利切不安分的爪子。属于魔术师的手灵巧的打开了慈善家脖子上那个歪歪扭扭的死结,重新帮他系好。瑟维的五指仿佛有魔力,不合身的衣服在他的整理下居然变得妥帖,虽然还是有点大,但是已经可以得体的包裹克利切瘦削的身体了。


“很好看,”瑟维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评价,“克利切真的很好看。”


直男慈善家先生没由来地觉得空气有些燥热,于是他不自在的打断了魔术师的话:“那瑟维可以教克利切变魔术了吧……”


“当然可以……”瑟维微笑道,他琥珀色的眼眸里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他想自己应该已经知道该怎么办了。


6 今天的瑟维围观克利切被拒绝了吗


“艾……艾玛小姐!”克利切又一次拦住了园丁,出乎意料的,这次园丁小姐并没有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只是安安静静呆在原地等他说话。


“这,这是克利切最后一次向你表白!”克利切第一次这样正式地对艾玛说话,脸长得通红,“克利切真的真的很喜欢艾玛伍兹小姐,”他的手有些颤抖地从空气中抓出了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你……你可以接受克利切吗!”


“真的很抱歉,克利切,”艾玛轻声说,“我想这也是我最后一次拒绝你。你很好,是个值得别人喜欢的人。但是很抱歉,我已经有了我的爱人了。艾米莉,她是我的天使,我的良药,我相信我会和她相伴直至生命的结束……而我的心里也再也容不下第二个人。”


“而我相信,你会找到那个真正适合你的,将与你相伴一生的人。”


克利切黯然的走远了,那朵玫瑰从他无力松开的手中掉落在地上,艾玛小姐弯腰拾了起来,盯着远处的空气,神色复杂。


瑟维蹲在树后面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此时往日与园丁形影不离的医生小姐不知何时站在了魔术师背后,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针管,用一种甜腻至极的口吻说道:“慈善家那套撩妹手段是你教的吧魔术师先生,你要是再不站起来我就用针扎你屁股了哦?”


7 今天的瑟维向克利切表白了吗


“克利切还是被艾玛小姐拒绝了,”慈善家撕了一口面包塞进嘴里,“其实克利切早就知道艾玛小姐不会喜欢克利切,可是克利切还是想要试试……”


“别难过了,”瑟维生硬地说,“艾玛小姐不也说了吗,你会找到那个真正适合你的人的。”


“啊啊其实克利切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是特别难过啦,”慈善家自如地拿起了魔术师的酒杯喝了一口,“不过这是克利切最后一天喜欢艾玛小姐了,瑟维要不要和克利切一起庆祝一下呀?”


“庆祝什么?”魔术师死死盯着克利切手中的酒杯问道。


“当然是庆祝——瑟维终于可以追克利切了啊~”慈善家嘿嘿一笑,一口喝光了魔术师杯中的葡萄酒,“上次你说克利切基佬还亲克利切的帐克利切还没忘记呢,克利切可还没有答应瑟维哦。”


瑟维愣了几秒钟。


“那么……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问您,”魔术师先生站了起来,行了一个优雅的礼节,从空中摸出了那朵克利切曾经用来表白艾玛小姐,在烈日下暴晒之后已经几近干枯的玫瑰,“克利切先生,您可以接受瑟维,作为您未来一生的伴侣吗?”


“你可以猜猜啊,”克利切噗嗤一笑,和他交换了一个红酒味的吻,在他耳边吹了口气:“你先看看我身上现在穿的是谁的衣服……再好好想想?”


8 今天的克利切依旧是个直男吗


克利切一直是一个很敏锐的人。


说实话在很久很久以前,在瑟维第一次礼貌地请教他要怎样才能在游戏里保全自己不再受伤,不再让克利切担心的时候,克利切已经发现了这个后辈的小心思。


说实话魔术师的年纪比他还要大一些,但是战战兢兢藏着自己的感情,甚至还要帮助自己喜欢的人寻爱这种行径,真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孩子。


笨蛋,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喜欢就好好说啊。


没错,克利切是很喜欢艾玛小姐,喜欢了她很多年。可是既然艾玛小姐已经有了自己的所爱,并对克利切表现出了明确的拒绝,克利切想,自己也没什么再好坚持的了。


那次瑟维的情感暴发,突如其来的亲吻让克利切看清楚了自己的内心。诚然同性之间的爱情确实是有些不好接受,可是如果那个人是瑟维的话……


也许可以试试看呢。


那件事情发生之后,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假装不曾发生。该笑笑该闹闹,就好像以前一样,“还是最好的朋友”。


可是终究有些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当心态发生了变化之后,情愫的生长也越来越快。也许自己像瑟维说的那样真的是个基佬也说不定呢?


最后一次告白失败,克利切终于决定真正放手了。


换而言之,终于决定正视自己对瑟维的这份感情了。


敏锐而执着,懂得取舍,拿到最好的,这才是一名慈善家应该做的事情。


所以,瑟维先生。


你就老老实实和克利切过一辈子吧。


9 今天的克利切不是个直男了


“慈善家先生说他不喜欢你了。”医生小姐面色沉凝。


艾玛•克利切曾经喜欢并锲而不舍追了很久•伍兹咽了口口水:“我看出来了。”


“……克利切是不是以前说自己是个直男……”医生小姐的手摸上了自己的针筒。


“……呃是这样没错……”艾玛•现在有点慌•伍兹狂冒冷汗。


“弯了也就算了……现在这样全天候无时差发情有是什么情况啊!”艾米莉抽出针管指向那对正坐在沙发上亲的忘我难舍难分的两个身影。


“呃……”艾玛•觉得背后一凉•伍兹轻轻咳了一声,“艾米莉你冷静点……”


“你叫我怎么冷静地看他们秀恩爱啊啊啊啊啊!狗男男!”医生看起来要抓狂了。


艾玛•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伍兹小心翼翼地问道:“要不然……我们也来?”


—END—


番外 瑟维视角


瑟维曾经是个直男。


直到他来到了庄园,遇到了克利切才发现,原来自己不是喜欢女人,只是还没见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


克利切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有一双多么好看的眼睛。一只眼是大海的蔚蓝,另一只是炫目的金色。斗转星移,日升月落都囊括其间,美的让人惊心动魄。


克利切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有多么温柔。耻高气昂地嫌弃瑟维的菜,却又在无数次瑟维上椅之后义无反顾地冲过来救他,遍体鳞伤甚至以命换命。


他踩着克利切的血迹跑远冲到角落等待治疗,心惊胆战地盯着克利切的血线担心他下一秒就会倒下。


每次克利切气喘吁吁地甩掉屠夫回来告诉他“别担心克利切克利切强着呢”的时候,瑟维的鼻子都会酸酸的。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


出于好心还是某种帮人帮到底的,难以描述的责任感?


不管怎么样,瑟维想,自己要变得强大起来,至少要足够保护克利切,不要再让他受伤。


不再让他痛苦。


不再让他担心自己。


可是克利切喜欢艾玛小姐啊,瑟维知道,自己也许是没有机会了。更何况同性之间的恋情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轻松接受的,于是他把自己的感情小心的折叠,熨烫妥帖,藏在心底。


可还是按耐不住一些小冲动,想要和克利切见面,想要每天都看见他,想看见他开心的笑,想他搂着自己的肩膀夸奖他上场比赛的表现,想他激动地对他说:“瑟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直到有天夜晚,他梦见了克利切。


梦中凌乱的被褥,交叠的肢体,那个人躺在他身下发出猫一般的喘息,他醒来大口喘着粗气,下面已是一片濡湿。


那份感情……越来越难以按耐了。


终于在那天,他强吻了克利切。


小小只的慈善家被亲的头脑发懵呆愣的站在原地,反应过来之后落荒而逃。


他就地坐下后悔不已,却又忍不住来回抚摸自己的嘴唇,回想刚刚甜美的味道。


瑟维真的是……越来越喜欢克利切了。


于是他试探地说出“和园丁小姐说清楚,最后一次喜欢她”这种话,当克利切答应的时候他简直要快乐的当场蹦起来。


他想,自己原来也是有机会的啊。


可是他又无比的担心艾玛小姐会不会真的被他感动就此答应他,所以在艾玛小姐最经常出现的那条小路埋伏,等待着事情的结果。


“而我相信,你会找到那个真正适合你的,将与你相伴一生的人。”


当艾玛小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瑟维的心脏猛地抽动了一下。


克利切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会不会想到自己呢?


当天晚上,克利切邀请他一起吃晚餐。他等待着克利切说些什么,又无比惧怕克利切说出“还是无法放下艾玛”这种类似的话。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克利切已经喝光了他杯子里的红酒,笑容狡黠,眼睛闪闪发亮。


“当然是庆祝——瑟维终于可以追克利切了啊~”


那一瞬间,砰砰狂跳的心脏,手足无措的紧张,他仿佛失去了听觉,世界里只有克利切一个人向他越凑越近。


他机械地行了个礼节,终于说出了他憋了很久的话,做了他憋了很久的事。


穿上自己最昂贵的正装,


送他一朵花,


最后一次问他,


“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对面人的微笑炫目沉默不语,瑟维却已经听见了他的答案。


“我愿意。”


—瑟维视角 END—